第277章(1 / 1)

加入书签

陈逸不希望这些事情让顾欣然受伤、委屈、难过,他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一切消弭于无形。

不得不说陈逸对于顾欣然是真的爱到了骨子里。

陈逸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之前和顾欣然一起花前月下的葡萄架前,陈逸看到葡萄架微微一笑,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和顾欣然相拥而坐的场景,回想着过往的时光,心中一阵甜蜜。

正好也走了很久了,陈逸打算去葡萄架前坐一会休息一下,再仔细回味一下自己和顾欣然的甜蜜时光。

在葡萄架前坐下的陈逸沐浴在月光之下,是那么的安详,那么的恬静,一种恬静淡然、温文尔雅的气质由内而外的散发了出来。这可不同于李山那种装出来的气质。

而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对未来的自信从容、对世事物的谦和淡然以及对人生的乐观积极。

既不是那种“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佛系。也不是那种“三尺青锋在我手,诸天万界横着走。”的霸气。而是一种“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的淡然。

陈逸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难以达到的状态,这需要对未来极为清晰的规划,以及对自己能力十分客观的认知,并准备了针对很多突发事件的应急方案之后,才会有的状态。

并不是盲目的自信、自卑或是完全交给缘分决定,而是考虑到了各种因素后,制定了对应的解决方法,是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就在陈逸独坐赏月的时候,一男一女向他这边走来,陈逸远远的看到一男一女的身影微微一笑,这葡萄架晚上宁静安详,少有人来,是不少情侣约会的绝佳地点,看到一男一女的身影,陈逸认为是一对情侣来这里约会的。

陈逸自然不是什么喜欢当电灯泡或者偷听八卦的人,于是便起身打算离去。

由于陈逸坐在葡萄架下,树荫挡住了月光,而那一男一女在月光之下,再加上距离的原因,陈逸也就只能看出是一男一女两个人,这一男一女根本就没发现葡萄架下有个人。

正在陈逸起身打算离去,不打扰这二人的时候,就听那女生叹了口气说:“他最近依旧还是每天给我发消息,你说我怎么办呀?”

男生道:“你应该跟他说清楚的,说清楚了就好了,你这么暗示他怎么可能知道嘛。”

二人说话声音不大,只是正常的说话声,但是本就是夜里,而且葡萄架周围异常安静,这两句话陈逸听得清清楚楚。

他准备转身离去的身影停了下来,瞳孔微缩,满脸震惊。这个男生的声音他不太熟,但是这个女生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正是他的女朋友,是他日思夜想的顾欣然!!!

此时的陈逸一脸震惊,他的脑子中一片混沌,顾欣然不是去参加考研训练营了吗?她怎么会在这里?训练营结束了?她怎么不告诉自己?顾欣然刚刚口中的“他”是谁?是自己吗?自己之前发的消息她都知道?并不是没有手机没看到?这个男的又是谁?

种种疑问在陈逸的脑海中徘徊不去,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刚刚那个一路上他还在设想着和顾欣然的美好未来,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事,他一时之间仿佛是去了思考的能力,整个人完全傻站在原地,双眼无神的看向这一男一女的方向。

二人走得很慢,女生看着自己脚下的地面,男生则看着女生。

只听女生又道:“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我送了他一株黄玫瑰他应该会知道的。”

男生闻言微微一叹道:“唉,黄玫瑰的花语本就冷门,他也不是一个懂花的人,你只送一株黄玫瑰就想让他明白你的意思?这也太难为人了。这要不是因为我家是开花店的,我也不知道恋人之间送黄玫瑰是表示歉意提分手的意思呀。”

二人的话无疑又是给了陈逸当头一击,黄玫瑰?提分手?那当初顾欣然送自己黄玫瑰的时候难道就是提分手了吗?陈逸整个人都彻底懵了,心底的坚持、心中的信念一瞬间被冲垮。

男生道:“我就不明白了,他对你不是很好嘛?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你为什么要突然提分手呢?你也说过他不是参考了你的意愿,将你们的未来规划的很好嘛?为什么这样你依旧会选择分手呢?我真的搞不懂。”

女生听了男生的话叹了口气道:“唉,说实话,他对我是很好,但是我觉得这样被约束了,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沿着铁轨行驶的列车,我仿佛一眼就能看到我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的样子和生活,虽然这些样子和生活都很好,但是我觉得自己活得毫无意义,就好像是在按照一个剧本在演戏一样。一点都不真实,一点都不是我自己。

男生沉默了半晌道:“你说的我倒是可以理解,但是那你希望什么样的呢?不做规划的?完全随性而为的?那样确实每天都有新挑战,每个人生阶段都够刺激。”

女生道:“那倒也不是,男生确实应该对自己以及自己的爱人有规划的,完全没有我没有安全感。但也别太多,适度就好”

男生又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了,那你可以跟他说呀,你把你的想法跟他说嘛。”

女生道:“不了,就算跟他说了,他这么做了我也还是会分手的。”这次说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无比坚决。这么坚决的语气就好像一把无坚不摧的钢刀,刺穿了陈逸的心。

男生不解道:“这是为什么?话说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跟他分手?如果是规划的问题,那你可以跟他说,让他改了就好啊,而且你不也说了吗,他做的规划都是在问过你的意见之后做的呀,那应该不存在逼迫你去做你不愿意的事情的情况呀。”

女生沉默不语道:“你别问了,我也不知道。”

一旁的男生沉默不语,两人都不再说话,继续向前缓缓地走着,女生依旧看着地面,男生依旧皱着眉头看着女生,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时的陈逸虽然和之前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浑身上下原本淡然、自信的气质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说不出的狼狈。

原本时不时闪着精光的眼中没有了以往的神采,目光早已不再聚焦,原本的规划支离破碎,光明的未来也变得虚无缥缈,手机中写好的备忘录,之前针对情侣走向婚姻以及结婚之后可能出现的问题而做的笔记的内容,还深深的印在陈逸的脑海中,其中的每一个字,书写的每一个笔划都仿佛在对陈逸进行嘲笑,嘲笑他的想当然,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