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日渐干涸(1 / 2)

加入书签

七个人三辆车,老蔡那辆福特猛禽上面是他和田鹏,石强和刘若英两口子自然开他们自己的三菱帕杰罗,李军毅、楚倩和刘墨昂则在枭龙上,而且因为李军毅还算熟悉这条路,枭龙打头。

翻越那根拉山口的时候,开车的老刘颇有感慨,他对坐在副驾驶的李军毅说道:“毅哥,十月一之前我和我爸妈还有我媳妇翻越这里的时候,还在这里救了一个在那座通讯基站施工的年轻人呢。”

“你快拉倒吧,那时候我可不是你女朋友。”坐在后座抚摸着饺子羽毛的楚倩立刻怼了一句。

这丫头自从回来之后,好像脾气见涨啊,emmm……回头得好好的调教调教……

“噢?怎么回事?给哥说说呗。”李军毅用左胳膊肘撑在发动机盖子上,歪着脑袋一脸八卦的看着老刘问道。

“嘿嘿,还能有啥啊,就是那么回事呗……”老刘把那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但没给这个lsp解释他那时和楚倩的关系,把这老家伙逗得抓耳挠腮的。

不过老刘不说,楚倩这丫头倒是落落大方的全给倒了出来。

她在后座坐着,慢慢的把当时老刘怎么死皮赖脸非要跟着自己来纳木错游玩,然后在得知自己要徒步绕湖的时候,又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自己绕湖,还美其名曰“保驾护航”。又把徒步绕湖期间发生的事也讲了出来,把李军毅听的眉开眼笑的。

“我说媳妇啊,我那时候要是不死皮赖脸的,今天你能坐在这车上吗?”这话很厉害,楚倩果断的不反驳。

老刘得意洋洋的冲着李军毅说道:“毅哥,这年头找媳妇不容易,全国据说有三千万光棍呢。看见好姑娘要是不死皮赖脸的下手,这一辈子就得和白狮那条傻狗一样,注孤生。”

白狮在后面打了两个呼噜,似乎很不愿意老爹在这里败坏自己。

“你呼噜个屁啊!”老刘头也不回,但却看着后视镜说道:“你虎大爷和你成大爷给你准备了那么好的妃子,你特么的耍大牌看不起人家,现在好了吧,连个媳妇都没有。你不是傻狗谁是傻狗?”

白狮不呼噜了,低着头臊眉耷拉眼的瞅着后视镜中的老爹。

楚倩没忍住,哈哈大笑着撸了白狮两把:“没事,儿子,等老妈给你找个漂亮的媳妇。”

李军毅笑道:“昂子,你这么做是很正确的。像弟妹这么出色的女孩子现在可不多见了,早下手早有,晚下手你可就追不到弟妹喽。”

“那是。别的兄弟我不敢说,可这死皮赖脸的的功夫?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修炼的登堂入室了……”

楚倩没好气的在后面拍了老刘一下:“毅哥夸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这不叫蹬鼻子上脸?这家阐述事实。媳妇,你说当时我要是不死皮赖脸的跟着你徒步转湖?你说我能把你追到手吗?”

楚倩傲娇的点了点头?但脸上却充满了幸福的笑意。

“你俩啊,就别在老哥面前撒狗粮了好不好?好歹照顾一下老大哥啊……”

三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车子从新修的公路下了那根拉山?抵达纳木错乡,但没有向西拐。向西拐的路是通往扎西半岛的路?那条路曾经给老刘和楚倩留下过太多太多的回忆。

那天就是走了这条路?然后等十多天之后从纳木错出来的时候,两个原本只是相互留下了通信方式的男女,成为了让人羡慕的一对儿。

可以说,那次的徒步环湖之旅固然多灾多难?但却成了刘墨昂和楚倩小两口的爱情之旅。

而纳木错女神和一直守护在女神身边的念青唐古拉神也是刘墨昂和楚倩爱情的见证者。

从分岔路口一直向北开?路况不错,抵达下一个分叉口的时候,车子按照路标提示开上了右侧这条分叉路之后,就开始翻越当果拉山!

当果拉山是当曲卡县与班戈的界山,当果拉山口海拔4990米?仅比那根拉山口矮200米。

相比于翻越那根拉山口的公路,翻越当果拉山的盘山路就要险了很多。

车子沿途经过了七八个接近一百八十度转向的盘山路之后?终于是上到了当果拉山垭口。不过这个垭口并没有特别的提示,要不是李军毅?老刘也不知道刚才翻越的这座大山脚啥名字。

不过路上的风景还是真不错,哪怕是冬季?可依然能够看到公路两侧在悠闲吃着干草的牦牛群和羊群。

“下面那座湖是什么湖?怎么看着快干涸了?”开车的老刘问李军毅。

“那个湖叫确龙错?最近几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干涸的速度挺快?据说是湖底出现了漏洞,水都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你看东半边的那片白花花的地方了吗?那不是雪,那是干涸之后留下的盐层。”

顿了顿,李军毅继续说道:“确龙错以前面积还是不小的,而且就和纳木错仅有一山之隔,但干涸的这么快,有专家说这座湖可能和纳木错一样,湖底都有漏洞。”

“纳木错湖底有漏洞?”楚倩很惊讶的问道。

“呵呵,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很多专家说的。这些专家说,根据这些年来对纳木错流域内的气象、冰川融水、河川径流、蒸发和湖泊水位观测,发现纳木错湖存在严重的水收支不平衡现象,也就是每年流入纳木错的水要远大于蒸发量。纳木错是一个内陆咸水湖,没有排出的渠道,只能靠蒸发。可这些年的观测,仅仅凭借着蒸发的话,纳木错的湖水早就产生泛滥了。”

“泛滥?”

“没错,就是泛滥。因为每年流入纳木错的水量要远超其蒸发量。嗯,色林错你们知道吧?”

“知道。”两口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据说色林错在七十年代的时候面积还没有现在这么大,那时候高原的第一大湖是纳木错,纳木错也是全国仅次于青海湖的第二大咸水湖。可是从十多年前起,色林错的面积已经超过了纳木错,成为了高原第一大湖泊和全国第二大咸水湖。而导致色林错面积扩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四十来年内全球气候变暖,冰川融水增多,色林错每年流入的水量超过了其蒸发量,然后这座湖泊就在四十多年内面积增加了30%。而纳木错其实也存在着和色林错一样的情况,可这些年来纳木错的面积扩大的并不多,所以有很多专家就说纳木错的湖底存在着渗漏情况,而且还不小呢!”

“而和纳木错仅有一山之隔的确龙错,估计也是湖底出现了渗漏,但每年的补水量却比不上渗漏量,所以确龙错这些年就日渐干涸了。”

这么一解释,老刘和楚倩就明白了。

“其实要是在这里停留一下拍一拍周围的景色还是很不错的。”李军毅的语气有些惋惜,“不过我们还得赶路,等回来的时候如果还走这条路,你俩倒是可以在这里停留一下的。”

“呵呵,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风景全在路上。”楚倩笑呵呵的对李军毅说道。

“你俩能想开就好了。”

三辆车翻过当果拉山垭口后,继续沿着下盘山路前进,到了山脚下的时候,一座崭新的新村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