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3章 绿萝(1 / 1)

加入书签

红烧狮子头队长立刻闻弦歌而知雅意,挺起微凸的肚腩颇有男子气概的说道:“四队上,五队掩护!”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四队负责警戒、杀妖兽,五队负责搜罗各种物资。

尼玛!

四队很多人听了顿时就不高兴了,你想泡妞你自己上,拿着全队送礼算怎么回事?

住宅区进化生物基本上都是宠物,以猫狗居多。

可是和那些宠物战斗也是有一定危险的,倘若你打开门,看见一只博美,一只雪纳瑞,一只英短美短,这都可以,但是当你面对一只牛犊子一样大的藏獒呢?

整个北区市内清缴队伍共有十七支,可是实际上存在的队伍却只有十六支。

一般来说,哪只队伍发生伤亡,上面都会酌情增补,可是编号十四的队伍却直接团灭了,那是因为他们打开门后面对的是一只不畏严寒的进化巨蟒。

整支队伍,无人生还。

很多人都说这个数字太不吉利了,于是编号十四的小队依旧在编制里,却没有一个队员。

现在红烧狮子头为了博美女一笑,竟然就这样轻飘飘一句话就让自己的队员去趟雷不说,还把中饱私囊的机会留给了人家。

早知道他们也找个美女做队长了,到时候前面有人趟雷他们跟着美女队长混,就算人家吃肉他们喝汤也是可以考虑的。

这些人说不气是假的,但是队长发话了,他们还真不能不听,毕竟自家红烧狮子头队长也是d级前辈不是?

这是栋三层的欧式别墅,大门早已经被破坏了,原本是草坪的地方是枯黄的落叶和积雪和脏兮兮的冰层。

从大门到屋门起码五十多米的这段距离没有任何人类活动过的痕迹。

里面应该是没有人存活了。

四队的队员走在最前面,中间是则是两位队长大人,后面才是五队的队员。

莫孓手里拿着制式乾坤刀,维安队有统一着装和武器,队员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刀、剑或军刺。

鉴于很多队员都来自世家宗门,所以维安队对于着装以及武器方面都不要求统一,只是一种加入的福利而已。

比如莫孓此刻身上穿的,仍然是家族发的赤苎麻衣,看着好像又淡薄又寒酸,事实上轻便保暖,而且对于普通刀剑武器也有一定程度的预防,自然比统一下发的作训服要实用得多。不管四队还是五队,像莫孓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

一个金属系进化人悄无声息打开了门,队员们环视了一下玄关和一楼客厅,并未发现有任何破坏和异常,几个人正要迈步进去,莫孓小声说道:“那些绿萝也太茂盛了吧?”

的确,大客厅里内嵌式的屋顶和四边的墙角有着专门供绿萝攀援的花架子,想必从前必定是有人精心打理的,可是现在长长短短,有几十条枝蔓胡乱披垂着,尤其是窗户那边,十几条枝蔓流苏一样垂下,和外面的冰天雪地比起来,倒是显得屋子里生机盎然。

“嘁,真是大惊小怪。全球大进化懂不?和平路上还有几棵法国梧桐依然枝繁叶茂呢。”一个一袭云纹黑袍大概有二十七八岁样子的女人嗤笑道:“莫家的人都像你这么没见识吗?”

这话说的倒是真的。

灾变到现在,不但出现了很多新物种,原来的生物即便没有进化出异能,也或多或少发生了一些改变,否则短短两个月,从酷暑高温变成数九寒天,气温从零上四十多度下降到最冷时零下三十多度,南骊城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就算是最冷的冬天温度都很少出现零下的时候。

而人类一般情况下日常冷热耐受度在十一到三十二度左右,长时间超过上下限,都会发生不同程度的不适甚至危及生命。

所以没有异能的普通人经过温度跳崖式下跌还能存活,应该是身体都发生了一些变化,植物们也有不少这样的。

自然界从来都是适者生存。

队伍里有几个南骊城的进化人,知道这种情况的确不少,自然见怪不怪,只是出言讥讽的只有那个黑袍女人。

女人旁边是一个身高起码一米八五、同样穿着一件云纹黑衣的男子伸手摸摸女人的头,温声对莫孓说道:“她只是脾气不太好,从前跟你们莫家出来历练的人有过一点摩擦,倒并不是针对你,你别介意。”

没有等到对方回话,黑衣男子抬眼望去,却只看到一角绛紫色麻衣从面前飘然而去。

人家竟然是连理都没理他们。

倒是他那只黄鼠狼毛茸茸的大尾巴木棍一样向上直挺挺撅着,像极了竖起的中指。

腾紫鸢贝齿咬住朱红的樱唇,眸中闪过一抹戾色,莫家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生厌,连养的畜生都那么讨厌!

一楼并没有找到任何异常,厨房、餐厅、杂物间,倒是五队搜罗了一些物资,主要是各种调味料。

灾变并未污染水源,反倒是空气中氧气浓度增加,灵力开始从很多地方溢散,很多物种进化了,也出现了很多新生物种,因此人类在食物方面并不短缺,只是各种调味料因为不在第一必须恢复生产物品之内,因此作为吃货国,目前普通的市场上比较稀缺昂贵的除了烟酒、防寒物资之外,就数调味料最值钱。

急于抖搂自己一身英雄气概和无处发泄的雄性荷尔蒙,艺高人胆大的红烧狮子头对于一楼并未发现任何异常颇有些失望,急三火四催着四队的抓紧时间上二楼。

灾变以后国家立刻推出几款实用小工具,其中源瓶和测灵盘最为实用,既然发现这栋房子有异常,里面就必定有进化出异能的生物存在,一楼没有,那就抓紧上二楼。

只是在一楼半的楼梯拐角处,最先上去的两个队员发出一声惊呼。

随即后面跟随的人也全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作为一楼点缀生活小情趣的绿萝,在二楼成了主体建筑,屋顶、地面到处都是盘曲虬结的枝蔓和铺天盖地的心形叶片。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种了一屋子地瓜。

这个时候众人才想起当初进屋的时候,莫孓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可是再想下楼,已经太迟了。

那些原本流苏一样披垂的枝蔓不知何时已经攀爬着封住了所有的出口。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