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卓云的及笄礼(1 / 2)

加入书签

卓云是在年节前一日出生的,正好还是她的及笄礼,云崖寨的人们提前送来了各式各样的礼物。卓云一大早就来找马腾去帮她挑选,看看要穿什么样的衣裙比较合适。其实及笄礼作为女孩子的成人礼,怎么穿戴是有定规的,但是卓云非要马腾去帮忙看,连安图都看出了不同寻常。一个外姓男子,观礼是可以的,但要亲自参与到衣饰装扮这样的细节事件上,那里头的寓意可就不言而喻了。

安图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少将军,看他懵懂的样子,肯定都没有想到这一层上去。

早穿棉袄午披纱的乌岭,在腊尽春临的这一天,为他们的大小姐举办及笄礼。天公作美,阳光洒满沟谷,千年雪峰也一扫云山雾罩的神秘,向世人昭示着它的圣洁和高华。各寨子的寨主头领们都来出席,令卓云的成人礼盛况空前。

安图终于寻到一个空子,把马腾拉出人群,看四周没人跟过来,他压低声音试探着问:少将军,你参加过别人的及笄礼吗?

没有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妥?马腾果然什么都不知道。

安图不由为他着急:难怪呢!少将军你可知道,女孩子的及笄礼意味着什么吗?族里的小姐们当初举行这个仪式时,你在外求学一个都没赶上,没参加过不懂也不赖你。

马腾听他唠叨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倒更糊涂了,微微恼道:有话赶紧说,尽扯没用的。

安图丢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赔笑道:少将军你可能还没意识到,那卓云大小姐可是对你青睐有加啊!

看马腾听了这话要跟他急,安图伸手给马腾抚胸,才接着道:我的少将军呐!有姑娘亲近是好事啊,关键是你喜欢人家吗?

滚蛋!马腾打开安图的手,一本正经的训他:阿云她自小没有娘亲在身边,及笄礼这么要紧的日子也是可怜,我不过怜惜她所以处处帮着,你怎么能想到那上边去?

安图不敢再劝,刚好卓云的丫头梅儿来寻,马腾瞪了眼安图,警告的意味都在其中。看着马腾又走入人群的背影,安图无辜自语:我的少将军哟,你是什么也不懂,可人家却别有用心啊!

及笄礼是女孩子成人的标志,和男子的冠礼同样意义重大。卓尼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将她看的比自己的眼珠子都重要。因此,为了卓云的笄礼,卓尼已经准备了好多天,他想给女儿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忆。

请来主持笄礼的赞礼正宾都是乌岭德高望重的长者,其他的执事则由卓云的八个丫头充当,梅兰竹菊桃莲樱蓉,八朵花一样俏丽的丫头分列在礼台两端,给白雪为主色调的云崖山寨增添了灵动和艳丽。

马腾也曾很好奇的问过卓云,为什么给她的婢女取了这样艳俗的名字。卓云非常向往的告诉他,因为云崖寨在高高的雪峰下,除了在盛夏很短暂的一段时日能见到花花草草,其他时间都是冰雪的天地,她只能从画上和书简里去揣摩那些花儿的馥郁,所以给婢女们取名选了乌岭没有,或者说她想看而没有见过的那些花的名字。

这样的卓云,马腾更加心疼了。

卓尼今日格外高兴,他一改平时的粗豪不羁,穿着非常正式的玄服走上台,对着台下的观礼众人团团一揖,朗声道:今日,小女阿云行成人笄礼,承蒙各位寨主和族人们前来见证,卓某感谢大家!下面,小女的笄礼正式开始!请阿云入场拜见各位尊长亲朋。

一阵乐声响起,叮叮咚咚的甚是悦耳,卓云身着采衣采履从房里出来,梳着双环髻,衣衫鲜焕的颜色让她看起来像年画上的女娃娃。她走到场地中央,先面南向观礼宾客行礼,然后转身面西正坐在专门为她设置的笄席上。

赞礼的长者从执事托盘中拿起牛骨梳子,在卓云的头发上象征性的梳了三下,把梳子放在了席子的南面,正宾便上场高声吟诵祝辞道:

令月吉日,

始加元服。

弃尔幼志,

顺尔成德。

寿考维祺,

介尔景福。

吟唱完毕,执事奉上发笄和罗帕,以及素色的襦裙,正宾为卓云梳头加笄,再由赞礼正笄,初加就算是完成了。

卓云从赞礼手中恭敬地接过衣服,回房内去更换。

马腾含笑看着卓云端谨的样子,跟她平日里嬉笑玩闹时完全不一样,像换了一个人。想必此时的阿云也和自己年前冠礼时是同样的心境吧?成人之礼,举行过后就象征一个人真的长大了,肩上有了责任。想起自己的志向,马腾暗下决心,等阿云的笄礼结束,他也该走了。早日到达西凉府,去实现胸中的抱负。

乐声袅袅,人群里的嘈杂随着卓云再次出来而静默下来。

卓云已经换好了襦裙,缓步走上礼台轻轻转了一圈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她爹卓尼,双膝跪地行的是正规的拜礼。这一拜,是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

卓尼抬手挥了下袖子,刚硬的面容在这一刻满含温情,他的眼睛里隐隐有些闪光的东西。独自抚养女儿长大,看她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其中酸辣自不必说,此时的卓尼心里应该是五味杂陈的吧?

看着台上的父女二人马腾便不由得想念自己的母亲,父亲英年早逝,他是母亲一手带大的,在自己的冠礼上拜谢养育之恩时母亲那热泪盈眶的面容他不敢忘记。

卓云拜完父亲,再换正东而坐。

正宾洗了手上前,持发钗又吟颂:

吉月令辰,

乃申尔服。

敬尔威仪,

淑慎尔德。

眉受万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