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嵌命数(1 / 1)

加入书签

“折江金华一代吗?”玉宸脑海之中闪过一段剧情,点了点头,从袖中取出几根香点燃,插入香炉,氤氲的香气顿时冉冉上升。

早在玉宸拿出香的时候,胡大仙姑的眼睛就已经离不开这东西,等到香点燃之后,胡大仙姑更是有些飘飘欲仙。她在玉宸将其插入香炉的瞬间来到边上,张嘴深深的吸了口气,狐狸耳朵和尾巴露出,抖了个机灵。

“唉……”胡大仙姑长长的叹了口气,化作原型,尾巴绕着香炉,慵懒的瘫在祭坛上,有一口,每一口的吸食着香炉当中的香气,看着玉宸的目光也是柔和了许多:“我突然有些明白过去的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

‘过去的你吗?’玉宸笑着回应,心中却是有了定论。

在前世那游戏世界当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设定,被诸多游戏者称之为嵌命数。

所有修为不到地仙境,无法把控自身天命的修士,都不能直接进入金色或其上的副本世界,必须要通过特殊的信物,或者对应的前置副本。

而这些前置副本也是有着一定的要求。

第一个前置副本是你正式进入的时间点,必然早于第二和第三个前置副本的时间点。

第二个前置副本时间点最早,通常是以第一次进入的时间点为起点,向过去倒退进入之人天寿一倍左右的时间。

第三次进入的时间,处于前两个前置副本时间点中间,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

而这样的做法,按照最初进入的资深游戏者解释,金色或其上的副本世界都有着独立的对应天命网络系统,这些系统是相对独立在游戏世界系统之外,想要进入其中,就要将自身命数嵌入其中才可以。

拥有特殊邀请道具的人,可以直接顶替道具主人,或者借助道具内蕴含的信息形成对应的天命,而没有特殊道具的人,则需要借助三次前置副本,来完成天命的镶嵌。

‘所以,我算是将自身天命嵌入这个世界了?’玉宸打开金手指看了看原本穿越键下方还真的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按键,其上有着对应的名称《怪斋》。

玉宸双眼半阖,从袖中又是取出一把香,递给胡大仙姑。

胡大仙姑原本慵懒的身体瞬间直立起来,甩着尾巴将香吞入腹中,眼角带笑的看着玉宸:“你小子倒是知道规矩,放心,我既然收了你的供奉,那么白莲教的事情也会帮你关注,你小子还有没有其他需要我帮忙的?我要求也不对,这种香再给我来几卷就好。”

“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阅读各家各派的道书,仙姑手里要是有一些不会沾染因果的道经,可以拿来找我换香。”

“那可就说好了!”说完,胡大仙姑这化身便是化作一道道青烟消失不见。

同胡大仙姑交流之后,玉宸便开始了自己在这个副本世界的日常。

至于那离开的朱孝廉则是在第三日的时候,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并且还带了不少道门典籍回来。

“道长你看!这一本是泉澈散人当年亲笔抄录的道经,这一本是……”

玉宸笑着回应一二,仔细看了看这些道经,不得不说朱孝廉还是比较用心的,这些道经上或多或少都寄托着一些思绪或者道韵,对于后来人学习大有好处。

玉宸拿在手中翻阅了几下,也是能够从中感受到抄录者留下的气息和祝福。

只可惜这些东西对于玉宸的帮助不大,他翻阅几本后,便看向随着朱孝廉一起来的人,问道:“这一位客人是?”

“这位是陈生,乃小生的同窗,也有着秀才功名,是本地大户。这些书籍当中也有不少是他帮忙收集来的,这一次小生带他前来,也是因为陈家遇到了一些怪事。”

朱孝廉赶忙出声解释,却不想玉宸摇头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一位客人啊!”

玉宸说完,抬手一点,一缕宛如灵蛇的青烟从他指尖飞出,绕着陈生的身体转了两圈,猛地略过他的衣袖,从那里咬下一只芝麻大小的透明甲虫。

玉宸手指一勾,那青烟又是卷起甲虫回到玉宸的手中。

朱孝廉有些惊讶道:“这是什么?”

“无他,巫蛊手段而已。”玉宸开口解释:“想来你们也该听说过巫蛊之术吧!”

“这巫蛊之术源自于上古巫道,可谓是古来就有,手段神秘莫测,颇为难缠。比如这只虫子,在外人看来没有什么不同,可在我等眼中,却是寄托他人意识的邪物,此物与人心神相通,透过它,背后那人就可以将你的一举一动纳入眼中,甚至用它来暗害你。”

听到这话,无论是朱孝廉还是陈生的脸色都不大好看,朱孝廉赶忙问道:“敢问道长可有解决的办法?”

“解决的方法不少,就是看你们想要怎么解决了?”玉宸捏着手中的蛊虫,灵性透过这蛊虫的灵性,或者说是蛊虫主人留在其中的灵性,已经看到了不少的东西。

这陈生所在的陈家是云崇大户,虽然称不上名门望族,但早年家中出了几个官员,又小心培养后辈,前前后后出了十多位秀才,三四个举人,这几十年下来,在这云崇也是颇有声望。

只是人多了,难免出现一些败家子,或者阴暗的事情。

这蛊虫的来历便是陈家有人得罪了什么人,导致对方施蛊暗害。

看出玉宸知道解决办法,又见他迟迟不愿意开口,最近经历不少的陈生开口道:“敢问道长有何解决方法?”

捏着甲虫的玉宸笑了笑:“解决的办法就那么几种,要不是化解,要不就是斩草除根,不知道陈家希望哪一种?”

说完,玉宸将手里的甲虫放飞,让它回到陈生的袖口。

让人惊讶的是,这甲虫爬到陈生袖口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朱孝廉和陈生左看右看,也看不到甲虫的痕迹。

“不用找了,要是那么容易被你们发现,巫蛊之道也不会被历代官家忌惮。”玉宸挥了挥袖子,又对着陈生问道:“你打算真么解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