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鬼戏(1 / 1)

加入书签

离开人群的玉宸并没有走远,他在猴面人再次出现的时候便特地观察周围。

在一只只小猴子四处叩拜的时候,玉宸立刻发现不对,这些小猴子看似随意的作揖和躬身,其实都是有针对性的对准一些人。它们通过这种手段,将一道道气息留在这一个个人的身上,作为标记。

无论是为了方便事后寻找,还是为了逼迫玉宸出手,他都不愿意看着戏班子一行人得手。伸手从袖中取出几张纸,叠在一起,随意撕出几个小纸人,屈指一弹,轻飘飘的落在那几个人的身上。

手指微微勾动,依附在纸人身上的灵性迅速同对应的人产生联系,而后将他们身上的印记转移到自己身上。

这一切,都是在无声无息之间完成,无论是那些可能在鬼门关前走一趟的人,还是施法的猴面人都没有发现。

玉宸在众人散的差不多后,也跟着一步步消失在人群之中。

在县城内逛了一段时间后,天色渐暗,玉宸找了个落脚的地方,等到夜深人静,明月高悬的时候,轻飘飘的顺着一阵咿咿呀呀的声响,来到戏班子所在的地方。

此时,刚刚搭建起来的戏台上,正站着几个花脸和一个武旦正在上面舞刀弄枪。

戏台下方阴气深深,下午立着的竹竿上多了一面阴森森的旗帜。

“唱鬼戏啊?”玉宸低头笑了笑。

戏曲的这行当有一句话叫做“台上戏开腔,曲便不能停”,又有“八方听客,一方凡人,七方鬼神”之说。

他们认为唱戏的话必须要唱到观众离开为止,而台下的人走光了,也有鬼神在听,所以台上戏曲一开,便不能停。怕的是触怒鬼神。

这种说法出来久了,也就有了一个特殊的行当,唱鬼戏。也就是专门唱给鬼神听的戏曲,是一些戏班子用来讨好当地鬼神,祈求庇佑的做法。

不过,这等做法配合竹竿上的旗帜便显得很有趣味,那旗帜垂下一道道浑浊的气息,遮蔽这里的异象,为的便是不引起当地城隍的注意。

既然不是请城隍,那么请的是谁?

玉宸笑了笑,十多个小纸人出现在道路的尽头,慢悠悠的一步步向着戏台靠近。

每走一步,这些小纸人便高大三分,等到了戏台前,一个两个便有了等人的身高,身体变得模糊,宛如一缕烟雾,面容模糊的坐在戏台下。

戏台上的几人见状,唱的越发卖力,动静之间也是不断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阴气,落在纸人的身上,互相勾连,吞吐元气。

但奇怪的是,这几个花脸和武旦越是吞吐,气息越是衰弱。

“够了!”一声怒喝响起,猴面人从帷幕后跳了出来,身边跟随着几只龇牙咧嘴的猴子,比起白天的可爱,夜晚的猴子周身环绕着显而易见的怨气和愤怒。出现之后,便是跳到台下,对着十几个人抓去。

“呀呀!”那些纸人化的人影纷纷溃散开来,重新变成一个个小人的模样。

比起原先,这十几个小人要灵动了许多,却是玉宸借助它们和台上几人气息交流的时候,借助他们的元气,祭炼起自家的纸人。

现在,这十几张纸人比起刚刚被制作出来的时候,已经多了许多妙用。

玉宸手指一点,地煞法请仙施展而出,几个纸人飞出,落在一个个小猴子的身上。

瞬间,几个小猴子轰然炸开,化作一道道烟雾被纸人吞噬,纸人则是化作一只只小猴子,对着猴面人攻去。

面对自己精心祭炼的宝贝,猴面人吓了一跳,急忙后退。

可这些小猴子只是被玉宸用请仙之法控制,并没有失去理智和神通,并且本身还和猴面人心意相通,最是了解他的动作,轻而易举的将其拦下。

几个回转的功夫,猴面人的身上就是多出了十几道伤口,原本还算华丽的戏服也是被抓成一条一条。

“你们还不快来帮忙!”猴面人急促出声,倒不是他没有其他手段,只是玉宸已经表现出自己控制亡魂的能力,猴面人也没胆子放出其他的猴子。至于单凭武术,他也很难胜过几个神出鬼没,还保留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小猴子。

“哈哈!猴宝!你也有今天!”帷幕当中传出一阵阵笑声,下一秒,几个小巧玲珑的人偶飞出,落在几个躲到边上去的花脸和武旦身边。

几人瞳孔放大,武旦更是吓得转身就跑,几个花脸则是开口哀求。

“不!求求你不要!”

“我们还可以战斗!大人,求您不…啊啊啊……”

人偶起舞,落入一个个花脸的口中,化作一团团滚烫的蜡油,注入他们的口腔,下一秒,这几个人的生机消失,化作了一具具蜡人,攻向纸人。

‘嗯?’玉宸看着那几个蜡人,比起活着的时候,这几个人的身体迅速和蜡油融合,将他们的肌肉和骨骼化作一种可以自由伸缩的奇特物质。

玉宸牵引纸人,以边缘切割,也很难对它们产生伤害,反倒是让两个纸人被其突然扭曲的手臂抓住。

‘天地玄宗,万炁根本…’玉宸直接念动金光咒,通过灵性点燃那两个纸人,金色的光焰燃烧,那两个蜡人顿时融化起来。

“金光咒!”帷幕内的调蜡匠发出惊讶的声音,而后又有一阵携带哀怨的声音响起:“敢问是何方高人在此同我等为难?”

声音传出来后,层层叠叠,不但在四方回荡,试图逼出玉宸。

猴面人和调蜡匠也是趁机施法,试图召回自己的小猴子和人偶。

玉宸看了看,甩了甩袖子阴蛇链和火蛇镖出手,小白蛇将竹竿上的旗帜打了下来,火蛇镖则是带着一缕玉宸从陈家带出来的诡异气息冲入帷幕之中,轰然炸起一团火焰。

顿时,一道黑气从帷幕之中升起,而后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被引了出来,化作层层叠叠的黑色云雾,环绕在帷幕四方,一点点的铺展开来。

此等变化,自然瞒不过守护此地的城隍神,城隍庙的方向升起一道道神光,压向戏台的方向,玉宸则是趁机带走了剩下的小纸人。

脚下黑影当中爬出一道道漆黑的蛇影,将他整个人覆盖,隐藏在建筑物的阴影之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