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仙林大观园(1 / 1)

加入书签

柳芽见合鸾那双阴毒的丹凤眼在自己身上停留了片刻,顿生不祥预感:“她难道是在暗指我吗?”

安歌冲着合鸾离去的方向哼了一声:“不要理会她,那只恶凤凰成日无事生非,唯恐天下不乱!”

北枳劝慰道:“为她生气不值得,我们去练习纵物术吧。”

柳芽今日需打理仙林,分外好奇激动,问道:“典籍之中所记载的神兽与仙草,是不是全部都可以在华胥仙林里见到?”

北枳嘱咐道:“华胥山中有大部分仙物,不过你莫要在林中久留,嚣猴、瞿灵、孟极之类的神兽特别喜欢捉弄道生。”

柳芽在来仙山的路上就遇到过爱好掷石取乐的嚣猴,虽是吃过亏,但依旧兴致盎然,她马上就可以亲眼见识到《仙界百珍志》中所记载的奇兽异花,童年夙愿终成真。

道生需巡查整片仙林,若发现外族入侵痕迹与受伤或生病的仙兽,必须第一时间上报。

柳芽穿行于参天古树与低矮灌木丛之中,时而小心翼翼地嗅一嗅,时而蹑手蹑脚地摸一摸,珍异花木与时隐时现的神兽令她眼花缭乱,如入奇幻大观园。

忽见一片绚丽娇艳的赤红花海,每朵花的半径约两尺长,花盘圆圆似日轮,花瓣层叠如芍药,嫩蕊处呈黄色,状如小喇叭。

她猜想这便是保护仙林的食魔花,即便知晓此花仅伤妖魔,可还是不敢贸然抚摸,而是捡起一根树枝,探身轻轻触碰。

嘉木背着手吊儿郎当地走来,作为一名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魔头小屁孩,不捉弄喜欢的姑娘就浑身贱嗖嗖地不自在。

他悄咪咪上前,在豆芽菜的耳边大呵一声。

柳芽的心理素质和仙力修为一样弱,受惊吓后重心难稳,猝不及防摔入花丛之中。

刹那间所有花瓣幻化为猩红可怖的触角,如千百条毒蛇恶蟒,紧紧将豆芽菜缠住,最尖端的利刺似猛兽獠牙,划过肌肤便是血肉模糊,她高声尖叫并呼救,拼尽全力以求挣脱,却被越缠越紧。

始作俑者嘉木本没想将事情搞到这么大,惊慌失措地施展法术,以助豆芽菜脱困,多亏他有几分本事,才得以化险为夷。

柳芽狼狈起身,惊魂初定,满腔怒火难熄,狠推混世魔头,食指直指他的鼻尖:“混蛋,你是不是想要害死我!?”

“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根本不知道你身有妖魔之气…”,嘉木突然注意到她手背处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禁讶异:“你…你的伤…为何好的如此之快?”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柳芽后知后觉,难以置信地拍了拍前一刻还火辣辣疼痛的伤口,已然恢复如初,仿佛方才被食魔花噬咬只是梦一场。

“你的体质委实奇怪,先前摔入仙门时流鼻血不止,而今受伤如此严重,竟恢复神速”,嘉木仅能想出一种可能性:“你…你不但身有妖魔之气,还有非同一般的深厚仙力。”

可是他转念一想,意识到此番推测不甚合理:“你的仙力明明是所有道生中最弱的,而且无人发现你身有魔气或妖气…难道…难道你一直在伪装欺骗大家吗?”

“你的脑洞大到连女娲娘娘都不愿意补!”,柳芽心不在焉地怼了他一句,打算速速巡林,然后请北枳帮忙解惑。

豆芽菜心中如一团乱麻,重重疑虑难解。

食魔花仅伤妖与魔,不伤仙与人,为什么会疯狂噬咬她呢?

难不成她果真身负邪魔妖气吗?

但是这完全讲不通,她的父亲是传奇上仙,母亲为普通凡人,失去仙力的数年中并未修习过任何法术,即使有魔族与妖族的血统,不经修炼也不会有妖魔邪气。

伤痕迅速愈合一事更为离奇,这股强大的仙气到底源自何处?

嘉木亦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基于对豆芽菜的信任,他自我否决了方才的怀疑:“装傻比装聪明更难,你的智商不足以把华胥山上下都骗的团团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