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天君席应(求首订!求推荐和月票!求收藏!)(1 / 2)

加入书签

石之轩的身法飘忽鬼魅。

应该就是他融诸家之长所创的幻魔身法。

也是他武功的精髓所在。

不过张三丰并没有看出石之轩用出威力强横的不死印法。

石之轩昔年携不死印法横行天下,这门武功不但威力强横,还有着重重诡异莫测的能力,气脉绵长似乎永无断绝,而且只要被石之轩的真气探入体内,他就可以得知你所修炼武功的精义,想要对付起来也简单了很多。

“人格一分为二,难不成连武功也一分为二了?”

张三丰心中突然闪过这个想法。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石之轩在人格分裂之后,自身的武功也随之分离开来。

他是大德圣僧的时候,所用的武功只有幻魔身法和佛门武功,而当他变回石之轩的时候,不死印法魔威再现,至于他伪装成裴矩的时候,他很少会用武功,更多还是用脑子来对付敌人。

“阿弥陀佛……”

一声禅唱响起。

梵音阵阵。

大德右手散着金光,侧身躲开杨玄感的刀锋,旋即一掌拍在刀身之上,杨玄感只觉半边身体如遭雷殛,手臂变得酸麻无力,连刀都有些握不住。

“杨公子,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大德的声音犹如黄钟大吕,震得杨玄感气血翻腾,眼看他就要被大德制服,可就在这时,杨玄感手中的长刀之上,突然光华暴绽,凛冽的锋芒如同汹涌奔腾的怒海,狂猛的刀劲仿佛凭空掀起万丈波涛,向大德的身形湮没而去。

张三丰在旁边看得分明。

这一刀根本不是杨玄感所发。

而是他手中的那把魔刀控制着他所发出!

杨玄感身上也是血脉贲张,脸上的青铜面具都被崩碎,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庞,面色也变得红润似血,一抹抹血光从眼底划过,时而清醒,时而狂躁,可以看出杨玄感正在拼命的对抗某种力量。

“给我滚回去!”

杨玄感一声怒吼,刀罡凝若实质横扫而出,将千佛殿内的壁画斩得七零八碎,窗棂木门更不用多说,全都化为了废墟,就连供台上的佛陀金身,也被斩出了一道寸许深的刀痕。

“人为兵主!我是你的主人!你就应该听我的命令!”

杨玄感又是一声怒喝。

紧接着,刀身上的狂暴气息也似乎被压制了下去,杨玄感也恢复了正常,只是脸色苍白,大汗淋漓,身体摇晃欲倒,显然是失力过多。

“大德!”

杨玄感知道事不可为,此刻的自己就算能杀了大德,最后也会彻底被刀中的凶魂侵占肉身,所以他便起了退意,“我还会再回来找你,你倒是若是不将邪帝舍利交出来,那么就别怪我屠了你整个无漏寺~!”

一刀斩出。

无漏寺后院中间的石像顿时被刀气粉碎。

他身上的杀气之重,丝毫不令人怀疑他说的话真假,下次他来到这里,若是没有得到邪帝舍利,他可能真的会屠了整个无漏寺。

杨玄感飞身离开无漏寺。

大殿外的众僧无人敢拦,也没有那个能力去阻拦。

“阿弥陀佛。”大德对殿内的狼藉似乎视若无睹,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然后道:“阁下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做梁上君子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