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大将军粉墨登场(1 / 1)

加入书签

他开始担心明天了,“以后该怎么办?我要不要走?”

年希尧的灵魂不属于年府,自然不再是从前的年希尧,留与不留全在自己的考虑。问题是走了,自己也没有谋生的能力,清朝大街上可没有招收理工男的事业单位。

景宜说:“不管你以前是谁,你现在都是年希尧了,你对别人说你不是,也没人会信。”

现实面前,他选择低头。年希尧点点头,“有道理,就是我否认,也不能否认躯壳,那只会让别人以为我是疯魔了。”

景宜轻轻说:“其实你还该应付个人,不过他今天去河边玩了所以没来烦你,否则他肯定搅得这不安宁。”她说的自然是年家人,看样子似乎还很重要。

“年羹尧?”

不用猜也知道是他,那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的小时候一定很皮边,不皮都没意思了。但他要应付个桀骜不驯的纨绔,估计以他的段位还达不到吧。万一兄弟不和再打起来,他的小身板压根儿招架不住。他赶紧绞尽脑汁去想应急措施。

“对,是二爷,他一来准又打趣你。”

忽地有人说:“哥哥嫂子是不欢迎我?那我就更该来了。”说曹操,曹操到。可见背后是说不得人的。

希尧还以为自己的弟弟年羹尧是那种威武少年,结果一听声他就想笑,竟是稚子的甜糯声,就是那口气和声音不配。

那孩子翻开帘子,探了探头,随后小嘴一嘟。

希尧细瞅瞅,那孩子长得还挺俊,眉目间有英武之气,长大以后说不定是个风流潇洒的小哥。

景宜打圆场:“不是,你大哥记挂你,正跟我谈你的学业呢。”她顺手接过年大将军手里的东西,还很自然地把这位爷请到炕上坐。一套宛如早有模版的动作流程,看得让年希尧心疼。

“我不坐这,我要到里间去。”他猛地挣脱她,跑到帘子边。要不是景宜好说歹说把他带回去,估计就换成了他年希尧遭殃了。

景宜说:“你就在那坐着吧,小心沾染了病气。”

随后他就似看大戏,顽皮熊孩子和知性小姐姐打了个平手,最后还是景宜先认输服软才能安慰那小祖宗。

这情形连年希尧那种向来不关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景宜根本就是全家底层,外加所有人的保姆。他忙说:“你就在那吧,别过来扰我的清静。”放个小皇帝在旁边,自己的病还养不养了?

景宜话往和软了说:“你安分点吧,省的你大哥再说你。”

“哼!成天病歪歪的,只赖在那张床上,搞得全家人的心都拴在他身上,这下全不陪我玩了。”羹尧又偷摸睨了年希尧眼,见他不搭理他,就在炕上直打滚。

景宜拍了拍他,好心劝道:“你大哥病了,多体谅些吧。”

年羹尧压根听不进去,跳下炕,直奔希尧的床。

还没等他过来,希尧就恨铁不成钢地说:“像只小老虎似的,横冲直撞,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他要是有个弟弟也这样,肯定早就被折磨坏了。

一想到身边的顽小子是他未来是年大将军,希尧就不禁想捉弄下这只小老虎,否则身为将来的年大将军的哥哥,他可就一点地位都没有了。曾经年希尧可是励志成为食物链顶端的人士,争做富一代的青年,绝对不能让他抢风头。

“以前你从来不说重话,就是我捅破天,你也会到爹妈那里帮我说话。病了后脾气渐长,还会凶人。”旋即,脸上出现滚瓜似的泪珠。

景宜直打眼色,让他好好安抚小祖宗。

没成想,年希尧见惯了邻居家小孩撒泼撒娇,无非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他说:“好端端,哭就能解决问题?无非是几滴眼泪,博得别人的同情罢了。殊不知一次两次能成,第三回看惯了,那还有用么?”是该教训下他,而且还得帮景宜出口气,否则那小子长大后天不怕地不怕,谁都不放在眼里,那就是问题了。

年羹尧则不以为然,“你从来都不这样,如今越发厉害了,我看我该找母亲说了。”

不占理还想打小报告?他随即讥笑道:“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毛孩子似的。进了学,拜了师傅,该有点规矩了。”

景宜忙在他耳边劝和:“你别闹了,一来就把这里闹得不得安宁,待会儿惊动了老爷、太太,可有你受的。”她还戳了他脑袋,好让他长点记性。

年羹尧毕竟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小孩,被大人一说就哇的大哭。“我就是想找你玩。”他边擦泪边跑过来,犹如小老虎似的张牙舞爪地扑上来。前句话话音未落,倏忽之间就变了样。“哈哈哈,你中计了吧!”他左手藏的袋子里,装着满满的胡椒粉。

虽然没中他的圈套,但还是被呛的咳嗽。“你有种,”年希尧冷笑道:“可惜还差点火候。”他尚在病中,连小孩地臂力都比不过,只能把他胳膊往旁边一撇以避免那胡椒粉都撒自己脸上。当然这样一来,自己的床榻就遭殃了。“混小子,刚让了你几分,你就来毁我的床,让我可怎么睡呀?”

年羹尧吐舌头,“谁叫你惹我,我就是要治治你。”

景宜容色惊变,道:“哎呀,可怎么收拾呀?”

他手上没多大的劲,于是抄起旁边的如意就敲他后背。“我今天不打你,可得让你晓得怕这个字。”希尧虚张声势地敲几下桌子。

“我错了,我错了。”原来那小子还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要道歉的人不是我,是景宜,还不快向你嫂子道歉。你闯的大祸,到头来还得让她收拾,不如你今儿就在这收拾吧,我换地方睡去。景宜你也不用看他,让他自己在这闹吧。”他摇摇晃晃地下床,踉踉跄跄地掀帘子出去。

他还不忘叮嘱景宜:“由着他去吧,左不过就是换个地方,他还能捅破天去?真要让他捅破了,天下就没王法了。”

景宜说:“都少说几句吧,兄弟俩没一个有正事。”

说罢,听见太太在外面说:“什么事闹得这么沸反盈天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