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事发(1 / 2)

加入书签

或许,真是老了的缘故,皇帝越来越爱回忆过去了。』文』Ω学Δ迷

很多时候,他甚至怀念起曾经还是刘张湾里正之时,让王菁坐在肩上看斗鸡的日子。

那时候的刘家,也不过是勉强能混饱肚子罢了,他觉得读书无出路,只得钻研斗鸡,却没想到靠着斗鸡真的升了官。

“自从你妹妹到咱们家,家里渐渐就兴旺了起来。”皇帝这一段时间,越来越喜欢和长子聊以前的事情了。

刘永安也喜欢,“那当然,我在那破庙里看到她,只看一眼就觉得她该在咱们家里。”

皇帝:“若不是你娘心软,只怕咱家根本不会留下她。没想到,那么小小的一个孩子,什么都懂,鬼灵精怪的,怪道人家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娘心善,救了你妹妹,咱们一家从那时候开始,越过越好。”

刘永安连连点头,“爹和娘都是好人。”

皇帝眼一瞪:“好个屁,就知道人云己云,你可知自己是太子,是未来的储君?怎和跟个应声虫一般?”

刘永安寸步不让,“爹娘在儿子心里,自然是最好的。”

皇帝冷笑:“若老子不是皇帝,只怕话就不是这么说了。”

刘永安:“皇帝不跟儿子讲理,儿子也没办法!”

父子俩常常不欢而散。

刘永安没办法,只得找到二弟和三弟,“你们多去陪陪父亲。”

齐王和秦王就苦了脸,可太子大哥的话又不能不听,可见到老爹之后,也是被训斥的时候多。

齐王妃倒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安慰齐王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只要能让陛下高兴,就是忠君爱国,孝顺父母了。”

齐王心道:父亲瞪我一眼,我恨不得要抖,哪还有让他高兴的本事。

秦王也怕他爹,可是他自打出生起,老爹就做了知府,根本没时间管他,后来弟弟出生,去外任也没带他,等刘家举旗造反的时候,他已经长大了。所以被训就被训了,反正哥哥和弟弟也一样被训,这么一想,也不觉得多苦了。

连张氏都跟儿子们抱怨:“你们父皇,脾气越来越不好了,本宫只说了他现在年纪大了,少去找那些狐媚子,他就不高兴,甩脸给本宫看,还斥责本宫胸怀不够宽广,不配当皇后!”

张氏说着说着,直接拿帕子捂了脸。

儿子们自是又好好安慰了一番。

不过,他们却不知道,老娘这话,只学了其中的三分之一。

原话是这样的。

皇后:“皇上现在年纪也大了,要注意荣养。”

皇帝:“你是想说让朕少找那些新选的美人吧。”

皇后:“张神医都说了,皇帝上了年纪,要注意身体,那些狐媚子难道比命还重要?”

皇帝大怒:“你好歹也是皇后,怎可如此善妒?如此胸襟,怎配当皇后!”

刘永安:“父皇现在脾气越来越不好,您让着他点,别跟他一般见识。”当然这话是悄悄地说的。

皇上脾气不好,宫里从上到下全都战战兢,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他老人家。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