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上天眷顾(1 / 1)

加入书签

这个夏天,雨水似乎特别的多,几乎每隔两三日,就会下一场暴雨。但是暴雨过后,天气又会重新恢复热气,下雨和不下,似乎没有多大的区别。

乔宇派出去也快五日了吧,想来,这几日应该就会有消息。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大雨,心中不自觉有些彷徨,想念我的家人,那些已经和我阴阳相隔的人。

正独自出神的时候,突然间墨玉前来,说乔宇回来了。我这才从先前的遐思中回过神来,忙道:“快让他进来!他来得正是时候!”

乔宇出去几日,样子看上去也有些风尘仆仆,他在见到我之后,连忙对着我躬身行礼,“夫人!”

我连忙抬手示意他起身,道:“在我面前就不需要那么多礼节了,你只要告诉我,这几日,你调查的有没有结果?”

乔宇点头回道:“确实有消息,自打那王婆从王府离去之后,奴才就一直跟着她,起先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在第三天的时候,王婆却突然间失踪了。对于这一点,奴才直到如今还是不清楚她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逃脱的。奴才本以为夫人交给的任务这次要办砸了,却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经过那条小河的时候,却在那里现了王婆的尸体!”

我早就猜到了,王婆看上去收了别人的钱财,然而她却未必有福去享受。想来,定是给她钱财的人,要了她的性命。

想到这里,我不免叹息了一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先前在接受钱财的时候,就应当想到这一点。只是可惜了,她一死,就没人能够出来指证幕后的那个人了!”

然而这时,乔宇却说道:“夫人,未必如此!奴才这次出去,也就是为了替夫人办事,绝对不能够失败。所以,奴才仔细的研究了王婆的尸体,现,死的那个人根本就是不是王婆,而是另有其人。并且,真正的王婆奴才也已经找到了,并将她完好无损的带了回来!”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别提有多高兴了,原本以为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就这样错过,却没想到,上天还是给了我一次反抗的机会。

是以,我上前拍了拍乔宇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情你办的非常好,这些日子以来,你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乔宇恭恭敬敬的对我躬身行礼,道:“夫人严重了,奴才跟着夫人这么久,一直以来都觉得夫人是个好人,能够帮上忙,奴才也很高兴。只要夫人的事情解决了,奴才就能够安心的休息了!”

望着乔宇真诚的脸,我心中感动不已,虽然只是奴才,然而,他们却将这些事情当做了自己的事情去做。我们之间,有些时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主子和奴才的关系,而是一家人。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今证人和证词已经在手,那么我所需要等的就是一个合适的契机,让刘肆已知道这件事情。

上天好像是特别的眷顾我,离落的孩子没过几日后,竟然开始高烧,而晏大夫诊治了很久之后,才勉强将他的病情给控制住。但是,他的烧仍旧是反反复复,让人颇为忧心。

刘肆已为此更是急的团团转,不得已,只好将宫中的太医给召唤了来。然而得出的结论却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孩子出了天花。

按理说,天花这种病应当是有遗传作用,可是刘肆已和他的父亲还有兄弟姐妹们,都没有出过天花,为何好端端的这个孩子会出来呢?

说到底毕竟是长子,刘肆已对于这个孩子还是十分上心的,特意为他取名,叫天赐。天赐早产,却活的和个健康孩子没什么两样,也确实让刘肆已心中欣慰不少。

只是,在得知是天花之后,王府上下都要沸腾了。离落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哭的死去活来,仿佛这个孩子真的是她的一样。我在心中不禁觉得好笑,狐狸尾巴马上就要露出来了,还在这里惺惺作态。

太医们和晏大夫一起没日没夜的研究到底怎样才能够将天赐的病给治好,而刘肆已更是为此伤透了神,几天下来,人已经瘦了一圈。

因着这几日情况特殊,刘肆已便一直在离落那里,并没有去任何姬妾的寝宫。而他的这些女人们却很懂得察言观色,纷纷上前,将自己手里所拥有的能够治疗天花的一些方法进献给刘肆已。但其实,她们在心中根本就巴不得天赐早点死去,那样,她们以后所生的孩子才有可能成为世子。

而才生产完的薄湄儿,竟也不顾着自己的身子,前来离落这里,探望天赐。

大夫们研究了几日之后,告诉了刘肆已一个重大的现,原来天赐的天花,是被传染上的,而并非是娘胎里带来的毒素。

这一现,在王府中无异于晴天霹雳,将原本就不平静的王府再次炸了一个大窟窿。刘肆已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眼中冒着火光,这次,他是真的怒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遭人陷害。

是以,他对小四话道:“你给我去查,一定要将病原给查出来!我就不相信,在这王府中,还有我做不成的事情!”

小四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接了他的话,就去调查了。不出一天的时间,就已经查了出来,到底是什么将天赐给传染了。

当小四将那件被污染的小衣拿到刘肆已面前的时候,刘肆已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位置特别不明显,在腰际。并且,还是很小很小的一块污渍,若非得到太医们的证实,恐怕谁也不会想到,那竟然是天花。

刘肆已将小衣扔在桌子上,手重重的拍在了上面,出“彭”的一声巨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打了一个寒颤,生怕这件事情会牵连到自己。

“小四,你可查出来,这件小衣到底是哪里来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